天興居柴山福德老者



天興居柴山福德老者


 


 



     當初雕刻天興居柴山福德老者剩餘的原木  彰化田中天壽堂贈




    當初天興居柴山福德老者雕刻剩餘的原木     彰化田中天壽堂贈


 


 


 


天興居柴山福德老者的由來


記得小時候父親在高雄經商當石在高雄藍寶石餐廳附近開鐘錶店


當時有一天來了一位陌生人向父親要了一杯水喝


喝完後臨走前告訴父親以後有一尊神會跟著你你要雕刻金尊奉祀


當時問他是那一尊他只說時機未到不可說但他說時間到自然會出現是個有鬍子的神


父親對宗教的事一竅不通也沒有相當大的熱情於是就把他當做笑談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母親當時也在場清楚的記得這件事


轉眼間二十年過去了


父親在高雄一直沒有多大的成就於是回到故鄉做了我們想都想不到的工作


板模工


一年後開始嘗試著標些小工程代工,半年後便開始直接向營造場承包整個工程的板模工程,第一個工程就是現在中洋工業區那顆半圓形的煤倉


我們家福德正神就是在開使小工程代工時來的。


當我們知道福德正神來了,在第三年到奉天宮進香想把福德正神金尊一同完成


畢竟這是第一次從頭到尾雕刻一尊聖像不能太隨便,尺寸、樣式、顏色、木材種類、開斧、開面、入香灰、開光時間、地點、方式各方面都要讓福德正神自己決定


於是陸陸續續辦了幾壇把一切細節都交代好了,名稱為了配合他在柴山福安宮的身份所以稱做柴山福德老者而不是福德正神


其中最麻煩的莫過於跑一趟高雄柴山包香灰和找雕塑的木材


但木材我們家媽祖說他要自己找於是我們就先到高雄包香灰


安排好了假期從台北回到嘉義再到高雄


心想既然知道福德老者祖廟在高雄柴山那就好辦


先打105查高雄柴山福安宮電話


什麼沒有登記


那打電話到市府民政局和區公所查寺廟登計柴山福安宮


什麼也沒有登記,民政局承辦人聽說有土地公會跑到人家家裡覺得很有趣,也很認真的詢問相關要件後,很熱心的幫我們查了一遍,打了電話告訴我,鼓山一帶有三百年的土地公廟附近只有哨船頭土地公,但宮名不是柴山福安宮,是哨船頭福德宮,還虧了我一下說是不是土地公書讀的不多寫錯字了


既然都問不到,那就把他歸屬很小的廟或很落後的廟


只有靠自己的雙腳去鼓山大街小巷慢慢找了


於是一場阿亮尋廟之旅正式展開


一個月過去了,鼓山去了好幾次了地圖上大街小巷都幾乎畫滿了問了不下百人


怎麼都找不到傳說中的柴山福安宮,慢慢產生懷疑了


為了確定真偽這當中還包括去柴山臨海宮當境大廟(西子灣海邊那間王爺廟名稱不確定)和哨船頭福德宮以及關仔嶺福安宮(因為他說他們是同源)去擲筊


但答案都是有


心想再這樣大海撈針也不是辦法於是就又請福德老者降駕說清楚一點最好連門牌號碼都寫出來


沒想到被老者虧沒誠意於是他畫了張簡圖但是祖廟方圓100公尺 的圖


但簡單到只有畫一間廟門口有兩個小兵站門口,往門口出去右轉走80步有一棵百年榕樹,還附上一首詩,前面忘記了,只記得最後一句是「神榕依然在照在弟子心」


於是決定再找一天最後的一天再去找一次


找不到就放棄叫他自己想辦法


當天依然一車人又回到了這一個月來再熟悉不過的柴山了


最後一站往柴山深處闖,但到了管制區卻被駐守的軍隊衛兵持槍叫我們後退


結果到了5點多整整找了一天真的類了決定放棄回嘉義啦


從管制區被趕出來母親看到旁邊有人在泡茶


心裡不死心叫我停車他要去問泡茶的三姑六婆沒廟至少也有一塊石頭的土地公吧


但結果當然是連一塊石頭的土地公也沒有,山上有一間很小的小廟但是是有應公不是土地公


當我們又氣又失望要開車離開的時候,其中一位婦人說他小叔在管制區內的果園的工寮裡有供奉一尊神但是是什麼神他不清潔只記得是有鬍子的


天啊這句話對我們在這裡勞了一個月針的我們如獲至寶因為那怕是只要一塊石頭有寫上土地公三個字對我們而言已經非常滿足了


於是我們請他打電話詢問他小叔麥先生沒想到電話那頭傳來的是-福德正神


因為他現在沒空而且天色已暗,於是跟他約定兩天後請他帶我們進去參拜


兩天 後麥 先生他帶我們進到管制區門口向衛兵交涉後才同意我們進去


到了第二道門口又有衛兵但麥先生告訴我們剛好在門口不用再進去,於是當下想到了福德老者的簡圖,天啊門口真的有兩個人在站衛兵,原本他說的是真的,轉頭往門口右方一看真的有一棵百年榕樹,於是還沒有進去參拜就直接從門口出去右轉走,一邊走一邊算,走到大樹下正好80步,於是趕快入內好好參拜,


閒聊 時麥 先生告訴我們,他原本是柴山人因為土地被軍方爭收部份當雷達站


於是把工寮遷到現在的位置


但開始怪病纏身藥石罔效後來經過友人介紹到左營請問瑤池金母才得之他遷建的工寮正好壓在柴山福德正神得道的香火地上只要替他塑像奉祀自可平安於是麥先生聽從瑤池金母指示把原址蓋了一座約莫23坪 大的小廟,但軍方表示管制區內不可蓋廟如不遷移將強制拆除,於是和軍方多次協調,同意如果用工寮把土地公廟蓋住外表看不出有廟就同意讓他搭建小廟於是就形成小廟搭建在工寮內的情況,而金身也是土地公自行挑選告訴他在那裡由他購買回來,他說當時佛具行的老闆不知怎樣進了這尊一尺六吋手持龍頭柺的土地公,一般家庭很少奉祀手持龍頭柺的土地公,放了好久都賣不出去,所以當麥先生到他店裡指定要一尺六吋手持龍頭柺的土地公他也下了一跳,難怪我們家老者告訴我們的造型也是手持龍頭柺山神造型的土地公。




費了好大的勁找到了祖廟也包了香灰,但雕金身的木頭又在那裡,媽祖自己要找


我想你怎麼找難道要帶我們到深山當山老鼠不成,木頭又不會自己飛來,現在是民國八十年代不是民國八年不會有自己飛來的事發生,於是到處放消息說我要雕一尊八吋八的土地公,需要木材,想說朋友應該會幫我找一塊木頭來到時後擲筊問媽祖就應該成事了吧


如預期般真的有很多朋友提供木材,但經擲筊問媽祖就不如預期的每一次擲筊第一杯就得到陰杯


到了開斧日前五天請了連假,回家準備金身木材開斧的事,特地買了一把新的斧頭,因為媽祖交代在家中開斧後還要將開斧後的木材綁上紅布貼上符令供在堂上12天才能開工


回到家等了三天,遲遲沒有木材的下落,想到上次找廟包香灰的過程心裡更慌了


終於按捺不住請媽祖起駕交代木材的事,天興居的興大媽終於起駕伏壇了,


他明確的告訴我們雕刻福德老者的木材他已經找到了,


我們問他那木材在那裡


興大媽他說在他大姐壇中的神案正下方一塊樟木的原木有約有一尺六的高度


我們又問他那他大姐在那裡


興大媽又說道他大姐在彰化田中,和他一樣是從新港奉天宮大媽體系分靈出去的大媽,擔任該壇的主神,他大姐有一位到今年為止已有18年學生,要我們告訴他的學生說 ,神案正下方那一塊樟木我們媽祖已經跟他們媽祖喬好了要讓我們帶回去用。


那我們又問他那他大姐的壇住址


興大媽就說找新港奉天宮問資料


第二天我們又帶者滿懷的疑惑到新港奉天宮找吳總幹事,他聽了以 後馬上叫 小姐把訪宮資料中彰化田中的部份影印給我們


當我看到名單心中涼了一半因為只有6處看名稱,有寫大甲媽也有寫濟公壇的,那剩下沒幾家,為了把握時間,所以決定到彰化田中找媽媽嫁到田中的妹妹幫忙帶路,把名單上寫大甲媽、濟公壇直接刪除因為要找的是新港奉天宮大媽體系分靈出去的大媽,並擔任該壇的主神的壇,找第一家不是、第二家有新港媽沒錯但是也有北港、鹿港媽,主神不是新港奉天宮大媽,第三家也不是,天啊那就只剩下最後一處,但住址怎麼找都找不到,後來阿姨打電話問了朋友才知道路改了,眼看就只剩下這一家了,如果沒有那以後媽祖的話還信的下去嗎,繞了一大圈終於找到了名單上的最後一家 ─  天壽堂,我已經懶得下車了,由媽媽下車去問?心中想到這是我的第一壇,如果找不道這塊木頭以後我怎麼混啊,正當心中鬱悶到極點時,看見媽媽滿面笑容的跑出來叫我,心想難道真的找到了嗎,我媽看見壇中有三尊媽祖看見隔壁有一堆人在泡茶,叫了門問他們主神是不是新港奉天宮大媽,他們回答說沒錯新港奉天宮大媽、二媽、三媽都有,大媽是最早的一尊,於是我媽叫他們等一下,飛奔出來叫我,


我向他們說明事件的來龍去脈後,接著問他,該宮媽祖是不是有一位媽祖採了十八的乩生,他說是他本人他算了算剛好滿十八年,當我告訴他他們壇中,神案正下方那一塊樟木我們媽祖已經跟他們媽祖喬好了要讓我們帶回去用。他當場呆住,因為好幾年前他山中田裡的樟木鉅掉時特地留了一段準備將來雕刻三太子或


土地公,但他問我們尺寸,因為這塊木材夠長但不寬,最多只能雕八寸八,我告訴他正是要雕八寸八土地公,他二話不說馬上把木材拿來放在我們面前,看見這快木材時眼淚都快流下來,把準備好的紅包拿出來,天壽堂的堂主說他當了媽祖十八的乩生第一次遇到這種事,證明了不但有神,而且同一個娘家的神平常還會交流,讓他見證這段神奇的過程他樂於把這塊木材依照兩位媽祖的指示提供給天興居當做雕刻柴山福德老者的木材。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