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有「小臺灣」之稱的笨港,位於現今北港溪南北兩岸的史料,最早見於荷蘭人所繪製的古地圖、清朝的地圖和地方誌,都有笨港的相關記載。其地名可能因為洪雅平埔族憨厚老實,才謔稱當地的平埔族為「笨子」,他們所住之港,被稱為「笨港」;笨港在當時是臺灣近海最早開發、最繁華的市鎮,笨港縣丞署更列名當時臺灣四處縣丞署之一。 


  明朝天啟元年(西元1621年),顏思齊和鄭芝龍在日本長崎平戶島謀反不成,撤退至海外,經陳衷紀建議,船隊駛往臺灣於笨港登陸,建立笨港十寨,廣招漳、泉先民開墾笨港,至康熙五十八年(西元1717年)的《諸羅縣誌》記載:「笨港街,商賈輳集,台屬近海市鎮此為最大。」當時的繁榮是僅次於台南府城,才有「一府二笨」之諺稱。於是在雍正九年(西元1731年)設笨港分縣丞署於北港鎮磚仔窯(今北港東勢街),直至雍正十二年(西元1734年),才遷至新港板頭厝,負責笨港治安、設關緝私、海防等責任,可是到了嘉慶年間受到天災人禍的影響,河道南移,笨港商機不再,尤其光緒年間河道常年淤塞,港口功能漸失,終於改由中、北部的鹿港和八里岔港所取代。


  笨港縣丞署直到光緒二十一年(西元1895年),才又遷至新港大興宮後方。板頭厝(村)的縣丞署遺址,在日本據台後因遭地震摧毀,而漸荒廢於田園之中。當時商業鼎盛時期的笨港縣丞署,歷經清朝中葉的衰退到晚清的沒落,從西元1731年到西元1895年日本治臺為止,前後共一百六十四年之久,除了扮演見證笨港興衰史角色之外,在臺灣先民開拓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因此要瞭解整個笨港歷史演進的意義,必須從雲林縣北港中央市場和嘉義縣新港縣丞署遺址的考古挖掘著手,因此特別介紹如下:


  民國八十一年,北港朝天宮左後方的媽祖文化大樓興建時,曾於地下挖掘出大量古文物,包括錢幣、明清時期的鎏金釉上彩、五彩瓷器以及繪著龍、螭虎圖案的碗、盤、碟、杯、瓶等高級民生用品的器物,引起地方人士對笨港考古的重視。


  於是民國八十五年十一月,北港朝天宮左前方的中央市場將進行新建工程時,北港朝天宮趁未動工之前,聘請大陸西安歷史博物館長陳全方前來主持考古挖掘工作,共挖出三萬多件文物標本,包括瓷片、陶片、磚、木炭、貝殼、植物果實、金錠、錢幣等,這些大量的出土文物中,有不少福建德化窯青花瓷和大陸運來的磚、鹽甕、宜興壺等。由於在臺灣所做的考古中,對早期漢人的開拓史研究極少,因此北港中央市場的考古記錄報告和文物,都可證明早期臺灣與大陸的貿易關係,也是古笨港繁榮發達的最可靠證據,事後並於媽祖文化大樓展出,而深受各界好評。 


  嘉義縣政府民國八十七年三月間,在嘉七十四號道路新港板頭村段,因進行排水溝改善工程施設,意外挖出上千件的古物,經新港文教基金會送交自然科學博物館鑑定,有北宋錢幣、明清時期的鎏金釉上彩、五彩瓷器以及繪著龍、螭虎圖案的碗、盤、碟、杯、瓶等彌足珍貴的器物,由於新港板頭村接近傳說中的古笨港縣丞署遺址,經媒體報導,引起國人矚目,於是新港文教基金會邀請人類考古專家何傳坤南下勘查、試挖,在秋葵和玉米田中,出土了大量明、清時期的遺物;遺物以磚、瓦、陶、瓷為主,其他有銅錢、銅煙斗、玻璃瓶、貝殼、牛骨、蛋殼等食餘。磚大部份是大型尺二磚,瓦的數量極多,大部份是紅瓦,瓷器以青花瓷最多,粉彩、紅彩、鎏金類的釉上彩瓷次之,青瓷最少;器型包括碗、盤、杯、湯匙等。考古專家依陶瓷器上的圖案和落款商號研判,大部份可能來至自福建省德化、安溪、永春和江西省景德鎮等地民窯瓷器;小部份瓷器製造比較精緻細膩,有年號款,例如大清雍正、乾隆、嘉慶、宣德、大明成化等年製。陶器有紅泥茶壺,底部有款識,可能是宜興壺,還有上醬色釉的罐、甕、缸、燭台等陶器。考古專家初步研判這些遺物可能不屬於一般平民百姓所使用的器物,當地在清朝雍正至嘉慶年間,證實曾有身份至少是鄉紳或富商人在板頭村居住過。 


  雲林縣笨港合和民俗發展協會的志工們,也投入人力與經費,搶救媽祖文化大樓和中央市場將進行新建工程時,怪手挖掘基地所出現的大量先民器物,包括青花瓷器、牛骨、牛角、貝殼、陶甕等萬件古物。他們為了將這些珍貴的瓷器發現與古笨港發展史做更完整的研究,期待更進一步釐出臺灣早期與大陸的貿易發展史,能與北港朝天宮所做的中央市場考古報告以及新港鎮板頭村的縣丞署遺址的考古資料互相比對,將來能帶給笨港發現史一個更清晰的面貌。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