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看到的寫的不錯放上來供參考



寺廟正統之爭與史學研究問題以笨港天后宮正統之爭為例


 國立台北師範學院社會科教育學系92級歷史組專題研究論文


      指導教授:何義麟 教授  學生:李培川


                  中華民國 九十二年 十二 月


 


感想


在近一年來的摸索,專題這一課題給我最大的收獲包括以下幾點:


()雖說稱不上是專業的學術研究,但這樣的練習過程中,我學到了:論文的寫作就是一套固定的架構,它的要求就是把研究完整有序的表現出來,換句話說就是有條理有組織的解決問題。


()在寫作的過程中,我想最重要的就是一種思考專注的表現。在前後文中常常會發現有部份矛盾或不合理的地方,在這個時後,就要重新檢視自己的研究是否有問題,或者該如何去調整敘述的方式使內容流暢,而在每次的檢試或調整時就是對自我思考的考驗,或者可以說這是鍛煉。


()當然,指導教授的批評和指教也是重要的收獲。第一次寫專題是懵懵懂懂的,有時後自己都不清楚問題在那,教授一針見血的指出會讓自己驚覺到原來自己的論文有那些漏洞,在修正的過程中對於專題的述寫方式也就多一分了解,對專題的研究也多了新的想法。


 


 


廟正統之爭與史學研究問題以笨港天后宮正統之爭為例


學生:李 培 川


學號:8803108


 


摘要:


歷史的研究到底是怎麼樣一回事呢?它是一個根據許多文獻所編造出來的故事,還是它就像是科學的研究一樣,有著發現過去的新奇心,而忠實的將過去的實景如實的挖掘出來?本文擬就以近年來眾所皆知的事件笨港天后宮正統爭為例證來加以探討歷史研究的問題。這些問題像是:研究者的文字解讀或價值觀的不同,造成事件解釋的不同,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就代表這一段的研究有著嚴重的缺陷或歷史的真相是無法重構?而文獻資料記錄是歷史研究者最主要的工具,但這些文獻就是完全正確無誤的記載嗎?或者像是引用的文獻與所推論的事實之間的因果關係存在著直接的或間接的必然性嗎?


 


關鍵詞:史學研究、正統、笨港天后宮、北港朝天宮、新港奉天宮。


 


           


 


一、   緒論……………………………………………………… 1


(一)研究動機……………………………………………….1


(二)文獻探討……………………………………………….2


(三)本文架構……………………………………………….4


二、   笨港媽祖廟的正統之爭……………………...…………..5


(一)爭論的過程…………………………………………….5


(二)爭論的要點…………………………………………….5


(三)爭論至今仍沒有答案的原因………………………….6


三、   史學研究者如何看待「正統」問題…………………… 8


(一)正統的定義與意義…………………………………… 8


(二)史學研究者詮釋「正統」所反映出的史學問題……..9


四、   辯證過程中所使用的史學方法…………………….. 13


(一)正統之爭中論辯方法的分析………………………...13


(二)解釋與史學研究精神……………………………...15


五、結論……………………………………………………….17


六、參考書目………………………………………………….18


 


 


 


一、緒論


() 研究動機


臺灣媽祖信仰之盛行,是由於早期的移民自大陸渡海來台,為求能順利地到達目的地,便於船上奉媽祖神像或攜帶媽祖之香火上路,這些情況就只為了一個目的平安地到達臺灣。到了臺灣之後,他們為感媽祖之庇祐,於是就地興修媽祖廟以供地方民眾崇拜。而隨著來台的人民逐漸在台灣各地的開發,媽祖信仰也就跟隨著遍布於全台,成為普及而重要的民間信仰之一。


眾多的媽祖廟並存於全省各地,它們之間會有彼此間的交流活動,也就是交香、會香或謁祖等等的活動[1],這些活動是表和諧的友誼或手足之親或飲水思源之意,當這些活動越盛行,該廟所擁有的信仰圈也就跟著擴大[2],久而久之地區性的“明星”廟宇就不知覺的出現了。這時,各廟的主事者為了成為跨地域的信仰中心,也就是把鄉鎮區域的小信仰圈提昇到省級的大地域信仰圈,明星廟宇之間或以「開臺」、「最靈」、「最老」、「正統」的詞來標示廟宇的特點,或以儀式活動的進行來展現廟宇的香火鼎盛的等方式展開彼此間的競爭[3]。然而,廟宇間的競爭中,歷史是最常被用以達成目標的手段之一,因為歷史可建構人民對廟宇的認同[4],不過,這方法的使用卻常常引發廟宇間的爭論,但廟宇間的爭論卻也是以歷史來平息。


在廟宇的競爭裡,「歷史」是怎樣的角色?歷史是過去事實的累積,理當在一時間的橫向空間上只存有一個事實,為什麼會有爭論的產生?而又為什麼廟宇會以它為問題的解決方式呢?


針對上述的問題,本文以爭論時間最久,也最普遍為人所知的─北港朝天宮與新港奉天宮二廟所引發的笨港天后宮「正統」之爭─為例來探討其中的原因。


位於台灣早期開發中心之一的北港朝天宮因其歷史悠久並且頗為靈驗,因此信眾遍及全台,為台灣媽祖信仰中心[5]。但在四十三年前因為發行的廟刊與鄰近的新港鄉奉天宮發生了爭論,雙方的爭執直至今日仍然還未落幕。雖然究竟是什麼樣的動力促使他們可以對一個問題的討論維持這麼長的時間,是個無法得知的為什麼。不過,在這爭執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他們爭論的軌跡,由過去的毫無組織、條理、理性的辯解漸漸轉變為有條理的用各種歷史文獻、文物以及地理實際考查的結果來援證己方的研究結果有理,但在近年則是面臨著無法突破停滯的情況。而以歷史研究為問題解決方式的爭執雙方,在研究上有一些現象及問題是很特別且耐人尋味的,如:


他們所使用的歷史文獻大同小異,但所研究出來的結果竟然是大不同,這究竟是有著什麼樣的玄機呢?


寺廟正統的意義。正統論辯大都是指政權統治的正當性,所以我們可以大膽推論,討論寺廟的正統目的是要確立廟宇權威崇拜的地位,若是如此,歷史與確立一組織群體的正當存在是如何產生關聯呢?


歷史研究者在為這兩方撰寫其廟史的過程中,都沒有發現一個可以為此爭論解答的最關鍵文獻或文物等一手資料,這是研究者的問題﹝將這些資料視而不見﹞還是歷史研究的普遍問題﹝過去的殘缺不可能圓滿﹞呢?


總而言之,本文所要探討的主要課題是在寺廟正統爭論之中所突顯的歷史問題。


 


() 文獻探討


針對上述的問題,本文所要討論的範圍主要是以一九九○年至一九九六年間北港朝天宮與新港奉天宮兩廟間所刊行的廟志以及廟志執筆者於這期間所發表的相關文章,這些文章包括:《笨港史的真相─笨港毀滅論天妃廟正統三十年公案之廓清》[6]、《北港朝天宮志》[7]、《新港奉天宮》[8]及〈笨港媽祖之爭─臺灣媽祖信仰史上的一件公案〉[9]


首先,從代表北港朝天宮的文章先談起。《笨港史的真相─笨港毀滅論天妃廟正統三十年公案之廓清》認為「天妃廟」的正統關係著整個笨港的歷史,如果沒有將這個問題釐清,笨港的歷史也就沒辦法清楚[10]。也因此這本書有三個重點:首先就天啟元年﹝西元一六二一年﹞顏思齊登入笨港為開頭的笨港史為開頭,試圖說明笨港的開發與發達與天妃廟之間的關聯,並認為天妃廟就是等於現今的北港朝天宮;第二,是將所有有關天妃廟的文獻記載列表一一解讀,並展列廟中所存的文物以證其延續的合理性;最後,對歷年來奉天宮所發表的文章作縱向的比較分析與質疑,並指出其錯誤與矛盾之處。而後在《北港朝天宮志》一書中,笨港史與建廟史兩大部份大抵與《笨港史的真相─笨港毀滅論天妃廟正統三十年公案之廓清》相同,只有部份做了刪減或增加。然而,在此書中與前書有著大不同的風格,可見其對爭論做更完整的系統整理與說明,只是其立場仍舊是與前書一致。


而代表新港奉天宮方面的《新港奉天宮志》,主張笨港毀滅,天妃廟已然不存在,因此它主要是以笨港地區的變遷來說明新港奉天宮與笨港天妃廟之間的關係,所以,它從笨港的發展史開始說起,只是它著重於地名的轉變﹝像是笨港街分成笨港北街和笨港南街是在何時,南街和北街的差別在何處,或是新港就是以前的笨新南港﹞,因為地名的轉變代表著一地的變遷足跡,而它所企圖的就是從地區的變遷過程中可以明顯突顯出其廟的歷史繼承與地方上的關係。此外,此書另一個特點是根據文獻直接或間接地證明自己的歷史立場並沒有錯誤,如與之交往的廟宇所存的文物,或者鄰近地區廟宇的碑記。所以,《新港奉天宮志》中的重點是在於釐清笨港史的變遷的每一個轉折點,並以其它佐證的文獻來加強立場的可靠度。


而〈笨港媽祖之爭─臺灣媽祖信仰史上的一件公案〉是對這北港與新港兩宮的爭論作一整理評論,作者的結論是認為北港朝天宮與新港奉天宮都可說是笨港天后宮的繼承者,理由是這兩家廟直接或間接繼承著其精神文化或部份歷史文物[11]。不過,這裡所謂的精神文化與歷史文物都沒有具體的實例說明,因此這結論似乎修正了在《新港奉天宮志》的說法,給了這爭論一個比較中立的答案,但實際上也是沒有解決爭論。


在這四筆文章裡,它們有部份相同的認知,但在某些關鍵時間或事件上的解釋就會有相反或不同的解釋,這是這爭論延續數十年的因素之一。此外,歷史研究者在這樣的代表某一方去尋找歷史的真相的情況,歷史研究的可信度是百分之百的嗎?這問題也就是史學研究中的史德問題。或許我們也可以這樣假設,事實上這兩方都已經找到到底誰是正統的笨港天后宮或原廟或繼承者(簡單說就是找到正確答案),只是為了廟方相對的利益或名譽問題因而對這樣的關鍵證據並沒有提出,若真的是有這樣,那與其廟有關的部份都要持著懷疑的態度,甚至我們也可以懷疑其地區史都有著隱埋事實的可能性,而另外一方面,對於歷史研究者的研究品質上來說也是有著相當大的折扣。


不過,在本文中的基本假設是建立在:這些研究對所有已知或已發現的文獻和資料沒有任何的隱藏,而對這樣有限的資料,研究者如何去分析和解釋它們。


除了本文所主要討論的文章外,對於寺廟正統之爭的完整探討還有謝國興所發表的〈鹿耳門的媽祖信仰與正統之爭〉[12]。這篇文章主要討論的是鹿耳門媽祖正統之爭的歷史淵源,並透過此例探討正統之爭所反映的社會現象。


作者研究結果指出在寺廟的正統之爭不為單純的宗教信仰問題,實際上是包含著社會經濟變遷的意涵。在過去農業社會時期,神明的靈驗程度是廟宇的聲望與地位形成最主要因素;但在工商社會時代,神明的靈驗固然仍舊是構成廟宇地位及影響力的因素之一,不過,人為及外緣因素作用應是更重要的因素,如正統的標示有宣傳與號召的作用,對維持廟宇的聲望、地位或香火收入,乃至於掌握運用社會經濟資源都有著明顯的效果[13]。此外,作者也在這正統之爭的例子中發現,傳說比歷史事實有著更大的影響力,在信仰中理性無法發揮有效的功用[14]


根據 謝國興 先生的結論,可以得知寺廟正統的意義在於標示它的正當存在及其社群的認同。雖然這篇文章主要探討的是正統之爭的社會意義,史學研究的問題在這正統之爭的研究例子並沒有深入的探討,但也提供正統價值的參考觀點。


 


() 本文架構


本文以笨港天后宮的爭論為討論的例子,因此首先先對此一爭論做一簡單的介紹,並簡單討論這一爭論至今仍無法和平落幕的可能因素。在第一部份有三個重點:爭論的源起與過程;爭論過程中的爭論焦點;導致這問題的結局的原因。


其次以此例為中心探討正統的問題,所以這部份主要討論的重點有兩點:爭論裡歷史研究問題為何「正統」的定義問題;史學研究者是如何面對正統的問題。


第三部份則以此例所呈現的史學研究問題加以分析討論為主,因此在這一部份討論的重點有:研究方法的分析比較;歷史研究的問題。


最後一部份是總結以上所論,說明對於寺廟正統之爭中,史學研究的問題是如何,它對於問題解決的意義,以及歷史與信仰間的關聯等問題。


  


二、       笨港媽祖廟的正統之爭


() 爭論的過程


笨港天后宮正統爭論是因為在一九五九年北港朝天宮與新港奉天宮印行的廟宇簡介所引起的。首先發行的奉天宮在簡介中說明奉天宮是繼承古代當地﹝笨港﹞的天妃宮而來,並指出位於北港鎮的朝天宮與奉天宮的關係是大媽與二媽的關係[15]。由於這一點的說明開啟這二廟長期的爭論,不過,這時後二廟所爭執的重點並不在於是否為「正統」。


後來在一九六三年嘉義縣文獻委員會發行的嘉義縣志稿中,記載著雍正九年笨港縣丞署舊地笨港,就是現今雲林縣北港鎮,針對這一點,奉天宮頗有微詞,認為嘉義縣志稿有誤,因而請縣文獻委員會再詳加調查。嘉義縣文獻委員會因而函請臺灣省文獻委員會代為考証調查[16]。而在省文獻會派員勘察的同時,奉天宮與朝天宮針對「笨港是不是等於北港」的這問題也展開了一段時間的筆戰,這時雙方的爭論重點則逐漸轉向誰是天妃廟真正的繼承者,也就是正統的問題[17]


到了一九六七年, 李獻璋 先生發表〈笨港聚落的成立及其媽祖祠祀的發展與信仰實態〉[18],是局外人以學術研究來探討笨港地區媽祖信仰的情況,只是這一篇論文並沒有引起雙方的爭戰,直到一九九○年北港朝天宮才對此論文做一系統的指正,雖是如此這一篇文章在當時仍具有相當的意義,因為它是笨港史的研究走向學術化的開端[19]


一九九○年以後雙方的爭論又起,只是已由毫無系統矛盾百出的狀態轉變為有系統的整理、論證、反駁的態勢。不過,即使如此,正統的問題至今仍未落幕,對北港朝天宮及新港奉天宮而言,這問題還有討論的空間。


 


() 爭論的要點


長達數十年的爭執,它們爭執的中心要點隨著系統化的辯駁漸漸凝聚成關鍵問題,也就是如果把這個問題解開了就真相大白了。


他們的爭執關鍵問題是:康熙五十六年周鍾瑄所纂修的《諸羅縣志》所記的天妃廟,在嘉慶二年的颱風中到底有沒有被洪水沖毀?基於這點,在考證的過程中產生了許多爭論的問題,諸如:在康熙年間,笨港是南北兩岸同時發展呢?還是南岸首先開始,後北岸才跟上?林德政認為如果是兩岸同時發展的話,為何北岸的房子只有兩間,且為何記載者不把「笨港街」寫在北岸呢?而蔡相煇則認為一河港的發展怎麼可能一岸發達而另一岸是荒蕪之地呢?更何況那地圖上北岸至少有兩間房子,表示最起碼那一地有一定的開發[20] 嘉慶二年的水災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林德政認為這次的水災沖毀了「笨港」主體的「笨港南街」,嚴重到遠在福建的撫臺,下令免賦並撥巨款糶賑,而笨港天后宮確實在這次的水災中毀了[21]。而蔡相煇則是認為這次的水災的確是很嚴重,但在福建通志及台灣通史都沒有說到笨港被毀滅,且「重修笨南港水仙宮碑記」中的「橫溢」、「浸壞」並不等同於「毀滅」,所以笨港天后宮並未在這次的水災中毀了[22]


除了這些關鍵的問題外,還有其它沒有交集的次要問題也在這些爭論裡存在著,如大媽、二媽之說,或者建廟的確切年代奉天宮是嘉慶十六年建的還是嘉慶二十三年建的,朝天宮是康熙三十三年建的還是道光年間才建的等等。


 


() 爭論至今仍沒有答案的原因


笨港天后宮如何演變到新港奉天宮或笨港天后宮如何演變到北港朝天宮,沒有直接文獻可供參考,只能依各個地方志來尋找正確的歷史軌跡,而其爭論之所以沒有最後的定論,原因應該有以下幾點:


第一,康熙五十六年的《諸羅縣志》雖然有繪出笨港的概況,但其中有一點是沒辦法去下定論:笨港天妃宮到底在那裡,因為在這地圖中只在一堆房子的上方標示著笨港街,這是相當於一個鄉鎮的範圍標示,至於那天妃廟精確的位置在那裡,是左岸?還是右岸?這是個大問號。而且在《諸羅縣志》中也沒有明確的文字說明,只有在卷十二〈雜記志‧寺廟〉的天妃廟條有如下的記載:「天妃廟一在城南縣署之左,康熙五十六年知縣周鍾瑄鳩眾建。一在外九莊笨港街,三十九年居民合建。一在鹹水港街,五十五年居民合建。一在淡水干豆門,五十一年通事賴科鳩眾建,五十四年重重建,易茅以瓦,知縣周鍾瑄顏其廟曰靈山。[23]」簡短的介紹,卻留下了很大的猜測空間。


第二,在《諸羅縣志》上僅記載天妃廟的存在,且要從後來乾隆二十九年(1764)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卷二之〈規制志橋梁條〉的記載:「在笨港街,在縣西三十里。雍正二年,知縣孫魯批允本街天后宮僧人設渡濟人,年收渡稅充為本宮香燈。[24]」的記載,我們才知道這間廟是由住持僧在管理,其它相關的資訊,如其由來沒有詳細記載,或它周遭有著什麼樣的建築物,可以讓我們從相對位置來找出它的大概位置,所以單憑諸羅縣志的記載是不可能知道誰是真正的繼承者。


第三,繼《續修臺灣府志》後一百多年出現的《雲林采訪冊》對天后宮有如下的記載「天后宮,在街中,雍正庚戌年建。乾隆辛未年,笨港縣丞薛肇廣與貢生陳瑞玉等捐資重修,兼擴堂宇,咸豐十一年訓導蔡如璋倡捐再修,擴廟庭為四進:前為拜亭,兼建東西兩室;二進祀天后;三進祀觀音大士;後進祀聖父母。廟貌香火之盛,冠於全臺。神亦屢著靈異,前後蒙頒御書匾額二方,現今鉤摹,敬謹懸掛。每歲春,南北居民赴廟進香絡繹不絕。他如捍災、禦患、水旱、疾役,求禱立應。官紳匾額,多不勝書。宮內住持僧人供奉香火,亦皆恪守清規。[25]」,雖也是名為笨港天后宮,但是不是與先前的文獻《續修臺灣府志》所載一致,是個必須存疑的問題,在地方志的記載對於不具有規模或影響力的建築是不會有列入記載的可能,而這天后宮的建廟年代與先前的文獻有些微的出入,所以,是有可能出現兩本文獻所記載的「天后宮」是兩個不同地的媽祖廟。而嘉慶年間的大水到底有沒有沖毀這家廟是沒有記載,因此從這文獻上無法得到定論。


至於其它不關方志的記載,例如文物,卻有著難以理解的錯誤,像「景端碑記」立於嘉慶十七年,當時王得祿還沒有“太子少保”這官銜,那是到了道光十三年王得祿才獲得的官銜[26];「重修諸羅縣笨港北港天后宮碑記」,據《雲林縣采訪冊》的記載,它的正確名稱應該是「重修諸羅縣笨港天后宮碑記」。而建廟的由來傳說,因為沒有條理連貫的因果關係可當做有力的疑慮說明,且因為「傳說」,每每都會被質疑傳說的正確及可信程度,對所爭論的要點沒有澄清的幫助,所以這些非書面輔助資料本身的問題也是導致爭論沒有結果的因素之一。


 


 三、史學研究者如何看待「正統」問題


() 正統的定義與意義


所謂的正統若是依照字面上的解釋就是一脈相承的繼位。而在寺廟的正統爭裡,所謂的正統有以下三種類型:依建廟年代的先後,這是說,在一地區奉祀主神一樣的廟宇其建廟最早的就稱其為正統;依神像的來源,我們都知道,媽祖信仰起自於福建莆田,早期先期自福建、廣東移民來臺時多半會有人攜帶媽祖的神像以祈求一路平安到達目的地,而到了臺灣定居後,人民自然而然就會建廟以奉祀,而所謂的正統就是指最初的神像是從那裡福建湄州來的,如果是從大陸的其它地方請來的,就會被指為非正統;祖廟繼承,這類型的廟宇通常是指最早建造的廟宇因故而毀而後來的廟宇是為繼承過去的那間廟宇而成立[27]


笨港天后宮的正統爭就是屬於第三類型的爭論,北港朝天宮與新港奉天宮都認為自己就是過去的笨港天后宮的繼承者,但他們所謂的繼承者有一些不同的意義,北港朝天宮認為自己就是以前的天妃廟,奉天宮則是認為以前的天妃廟已不存在,自己是重建後的真正繼承者。


寺廟之爭的「正統」是這樣的定義,而其它方面的正統,則有著不一樣的定義,如國家的政權的正統問題,政權的正統沒有可以依據的固象可用來作唯一的判定標準,它主要的判定或依縱向的繼承是否具有延續性,或橫向的相對比較同存政權或者政權統治的地點、範圍與過去的政權的關係等等所得到的一個認定

全站熱搜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