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南鯤鯓相當醒目的地標就矗立在入口處的大牌樓


有五個門就像五王般的接引眾生所以我都稱為五王門


從小時後對神明事完全不懂的時後開始


就聽過南鯤鯓這座廟就知道吳府千歲這號家喻戶曉的神明


也相當喜歡三王公


二十幾年前開始漫無目地的要請一尊神明回來神供奉的時候


南鯤鯓代天府的三王公也是首選之一


南鯤鯓代天府他行之有年的奉乞制度相當好


但是對於一個十三歲的小朋友而言這個制度太過沉重


於是作罷


最後成了媽祖娘娘信徒新港媽的忠實粉絲


雖然十二年前在新港開基大媽的牽引下又和南鯤鯓三王搭上線


但是機緣又似乎不足又錯過了一次機會


轉眼間一紀年又過去了


在建國百年的這一年


終於因緣俱足分靈了南鯤鯓代天府的三王回來供奉


相當幸運與意外的是不僅三王來了連池王公也一同來了


當第一次請到三王的金身時這一刻足足相隔了二十四個年頭


之前來南鯤鯓代天府拜五王都只是休閒式的來走走看看


但是從辛卯年十二月十一開始


再到南廟來感覺義意都不相同了


因為也成為我們天興居第四家祖廟


所以那天去恭請王爺時當看到這座雄偉華麗的牌樓時


心理的感覺是入門了


從今天開始要走入王爺的大門了


我們四家祖廟除了柴山福安宮外


新港奉天宮和溪北六興宮這二間祖廟這二十年來


比較常接觸又是在分隊轄區


不管是神事或組織或運作方式都已經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與認識


但是對於南鯤鯓這個民間信仰中的大系統王爺信仰的大本營還是相當陌生


需要再用心學習與了解


因此從一開始決定要奉乞就開始拍拍寫寫為這段因緣做個記錄


寫到這理的時候應該也差不多完成了


接下來要怎麼寫就看王爺的了










拜神相當有趣的是會讓人相當入迷


神尊也會像直銷一樣一個拉一個越拉越多


我常常覺得拜神萬事起頭難


從無到一尊相當困難也相當容易


但是從一到很多卻相當容易


佛家說三千大千世界


而每一個大千世界中又包含了三千大千世界三千中千世界三千小千世界


這句大千世界套在民間信仰上相當貼切


每一尊神都是一個世界


沒有所謂的統一也沒有標準答案各自自由心證


這應該也是民間信仰歷久彌新迷人的所在


很多朋友對於這次又請了兩尊王爺回來


總覺得說神桌都快要擺不下了還請


沒有錯信仰媽祖喜歡媽祖所以光媽祖就有六尊


加上一尊文昌一尊土地公一尊太子一組將軍


的確琳瑯滿目相當精彩像媽祖間的縮小版


但是我們的每一尊的背後和大家樣


都有一段屬於我們神人之間的因緣與屬於我們神人間的故事


而且也是經過眾神他們大夥開會決定才會請


他們同意大家合的來才是重點


就像池王爺要來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


雖然是我提起的但是還是池王公有意願


而且還要經過我們家眾神和新港祖媽同意


才會成事任何一方有意見都成不了事


其實對於所謂宮不宮壇不壇的我真的沒有興趣


雖然我們也因為某些需要掛了塊壇匾


但說真的對於所謂的私人宮私人壇我是相當不喜歡的


我覺得無關一塊木匾


就算沒有我想這個量還是會出現的


但是王爺一回來一切似乎又回到當初的原點


把這個孩提時的願給滿了


這應該就如同志銘兄說的他的虎爺雕完後有頭有尾就結束了


而我王爺回來後也就圓滿了從今而後應該不會再有新的神尊進來了


但是神明事很難說不要說的太滿


應該說是以後除了媽祖主動強烈決定下不然我個人不會再增加神尊了


拜那麼多如果自己的心性沒有內化沒有提昇沒有淨化


那拜再多神像也是徒然



俗語說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人生中許多的事沒有親身實際經歷過


就算你認同但感受是相當薄弱的


今年生格為人父後許多舊有的觀念一直在改變中


也又重新牽起了這一條南鯤鯓三王的線


把之前的因緣再次的接續起來


因為南廟行之有年獨特的奉乞制度


感覺就像是現代的揪團或團購請廟方代雕神尊


使得從擲筊登記到迎請安座這當中足足有半年以上的漫長時間


在這過程中也相當努力的為自己的記憶做記錄


而王爺雕刻的過程中


前前後後也去看了四次


當然不是去請師傅幫我登記的王爺做好一點


只是想去參與王爺的雕塑歷程


就像是參與小朋友的成長記錄小朋友的成長一樣


看看師傅的工作環境師傅的人品素質與態度


這個雕刻的師傅相當好也相當用心


以臉部的漆來說全部都是香煙面


他大可像一般雕刻店一樣噴漆噴一噴就好


反正是整批的品質不好是一定的


但是他堅持要用刷子一道一道慢慢上漆而且連上好幾道


他說金身開光好讓人家請回去要拜好幾代的


用噴的和用刷的在金身木材的受力上不同效果有差


雖然是整批雕刻的但是還是要按部就班來施作


而且他光一筆一劃雕刻底座和椅背的字就相當費工


學過幾年篆刻所以對刻字知道個中滋味相當有感覺


記得第一次打電話說要過去時師傅對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還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去過幾次後發現真的相當用心的師傅


他有他的原則有他的步驟


還好這為師傅相當好相當用心而且王爺的體我也滿意


不然都擲筊也登記了如果不喜歡那就真的很麻煩


拜起來總是一個疙瘩在


還好一切都在滿意中完成


因此從雕刻到開光每一個階段能夠參與的都會去參與


記錄每一個階段的點點滴滴














































在此一切皆圓滿感謝這過程中幫忙鼓勵的朋友們


 

全站熱搜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