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新港奉天宮山海遊香沒有到我們這邊來駐駕


但是同時間似乎也沒有閒著


雖然是拿香的但是對於所謂熱鬧的廟會活動


真的也沒有多大的興趣


原本心中暗自的盤算著


三天假喬好了


正月十三去參加六興宮的繞境


正月十四休息一天


正月十五去奉天宮參加街面的繞境抬個兩段


畢竟是轎班會的會員繞境時理所當然要去盡義務


但是只能說計畫趕不上變化


所以又得請家裡的媽祖回去向四街祖媽賠罪請假囉


因此只有參加了六興宮的活動


畢竟六興宮也是供奉了二十多年的祖廟之一


有需要時還是要回去盡一份孝心


而這一次出去聽到相當都多的朋友談論著


這華麗的主帥轎裡坐的是那一尊


這三媽是不是仿身過了



台灣媽祖廟相當多


但是廟與媽祖之間大多延用地域性的稱呼居多


溪北六興宮媽祖稱呼比較特別


但我想六興宮和黑面三媽很多人連不起來


溪北媽和黑面三媽後者知名度一定比前者來的響亮


黑面三媽因為民國七八十年間連續劇


以其為背景


開拍一系列的媽祖劇


使得黑面三媽   三媽黑面


已經深植人心


很多人或許沒有聽過溪北六興宮但是一定知道有黑面三媽這號人物


許多不太了解的人也都誤以為三媽是黑臉


而黑臉的都是三媽


六興宮的位階我都將他歸於庄頭廟之上知名大廟之下的過渡間


前年改選後從辛卯年第一次的百年首次擴大繞境


到參與嘉義百年城隍大會師


到壬辰年的虔誠信仰敬天祈安遶境文化活動


不難看的出其主事者積極的要走出去


以期在廣大的媽祖信仰中再提高能見度與知名度


也可讓溪北六興宮和正黑面三媽


可以做更緊密的連結


去年開始也依其特殊的歷史背景打著另一塊閃亮招牌


提督府媽祖


是相當符合其歷史淵源的新稱謂


這次的虔誠信仰敬天祈安遶境文化活動


範圍從新港擴大到民雄


是第一次跨鄉鎮的活動


所有的規格與陣仗和前兩次的出巡差不多


甚至這次除了先鋒官外還多了護駕官


我們也在主委的邀請下


和會長認養了十三日


下午四點到駐駕這段時間的轎班工作


當然不是我們抬轎


我們中看不中用只會用嘴抬吧


而是請志銘兄找認識的轎班來幫忙


原本他們評估這時段只要十多人就可以勝任


但是或許是聽到抬的是六興宮主帥轎的關係


一下子前後來了三十多人


人多時間短所以大家都保持在相當不錯的狀態下


聽志銘兄說他們前一晚還相當有趣的在熱烈的討論著應該有的步調


他們平常出陣抬轎大多是急忙的去參或接駕


步伐總是相當緊湊


這次換成是主帥轎是讓人接駕讓人參


步調相對的緩和


一路上發現很多朋友一看見三媽轎


都趕緊湊頭過去想一睹開基三媽的風采


但是都有點小失望


因為主帥轎內坐著的好像不是開基三媽


傳說中的黑面正三媽


而是三媽的副駕


其實我從頭到尾沒有靠過去轎內看


但是看見轎內的將軍不是駕前那組老將軍


心想裡面坐的的應該是和迎城隍時同一尊媽祖


開基三媽應該留在廟內等參加十五日的繞境





果然不錯


我沒有去問原因


也依照自己的想法說了一番自以為合邏輯的解釋


其實正副駕照理來說其功能性與權限理應相同


但也要看廟的知名度與大眾的接受度


就像媽祖遶境的模範生大甲媽而言


每年八天七夜到奉天宮來繞境進香


大家爭相要觸摸的神轎內


坐的是所謂正爐媽和副爐媽與千年祭湄州媽


而非其鎮瀾宮開基媽


在媒體的渲染下現在名聲比其開基媽還高


這三尊幾乎和鎮瀾宮劃上等號


但對剛開始要擴大版圖的六興宮這次由副三媽聖駕權理出巡


對想一睹開基三媽風采的朋友來說有點落空


當然上次的嘉義迎城隍算交陪境由副尊媽祖代表參加就足夠


但是第一次百年遶境是由開基三媽本尊乘轎出巡


相信如果大家還有印象應該還記得轎旁多了很多保全人員


只能說這是在保守與創新衝擊下的火花


其實六興宮有相當好的歷史背景與淵源


但是在近兩百年的歷史背後也有一段相當坎坷的歷程


導致廟內珍貴的文物與老神尊大量的流失


近兩百年的廟宇裡除了開基三媽外搬不出幾尊上百年的媽祖


其實很多廟宇也都有類似的問題


但在三支香的信仰中


我想很多人對於所謂的 老 古 正  開基 正尊 正駕...等


都有一種相當特殊的感覺與信心


就像南鯤鯓開基神尊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


去年又晉升了好幾尊到開基十八尊的行列


滿足信徒對所謂開基的渴望就是一個相當好的例子


但是說真的如果副駕媽祖代替三媽出巡可被大家所接受


其實對六興宮而言也是好事一件


畢竟近兩百年的神尊


如果能減少乘轎的傷害對於神尊的保護絕對是正面的


媽祖應該是所有神明中穿著最豐富的神種


而鳳冠應該也是最重的一種


讓他穿戴華麗又笨重的鳳冠龍袍出巡


出發前怕鳳冠太鬆滑落會刮傷臉頰


鉗子不得不又得在他數百年的頭上用力的轉他個幾圈


就像孫悟空的緊痼圈般


身上用長長的紅布緊緊的梆著


坐在搖搖晃晃的轎內


細細的脖子頂著重重的帽子


鳳冠上的珠子不斷的敲著他的臉


這對數百年的神像而言是一個極大的傷害


但把笨重的鳳冠龍袍取下


那請出轎時又不好看不夠驚豔不夠體面


所以保護古物和面子其實是相當兩難的事


就像新港奉天宮也是在改選後


也是相當積極的主辦與參與各項活動


但每次一有活動我都會上網看相關報導


看的重點不是陣容多大多熱鬧


畢竟只要廟方有錢有人要多有名的陣頭多大的排場都會有


場面那只是財力雄厚與關係良好的指標


我的重點總是放在這次那一尊出席


而且注意看相片是不是又有新傷痕產生


雖然有些活動由其他五尊開基媽代勞出席


但真的是凡出巡必留下痕跡


這十年來的觀察


不僅僅剩一邊的帽翅也斷了


臉上的新傷痕更是屢見不鮮


今年新港媽山海遊香的相片眼尖的您是不是也發現了


額頭上的那一片


的確開基級的親自出席輩份高份量夠


一出場絕對能夠震撼人心


請與被請者兩造間都面子十足


但是如果能改變方式或增加保護應該會更好


這次六興宮三媽的虔誠信仰敬天祈安遶境文化活動


圓滿的完成了


或許有些地方不能盡善盡美


但是我相信大家都盡心盡力


祈願在大家的努力與支持下


黑面三媽能更加的發光發熱


從民國百年開始為六興宮寫下心的一頁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