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廟產盜賣風波還沒有結束


原本放假返家會走的路線因為有喪事所以都會繞道


因此好幾天沒有從大廟口過去囉


前幾天放假


帶弟弟騎腳踏車往廟口方向騎過去


才赫然發現廟口前面多了這一些抗爭場合中常見的白布條


是抗議廟方嗎


當然不是


我相當驚喜的回到家中家人才告訴我


這是上個禮拜廟產事件開庭時


三台遊覽車的村民恭請開基大元帥神尊去法院時


隨行的行頭


原來就只有我不知道


趕緊去廟口見證一下這建廟二百多年來第一次的白布條


雖然當天我上班沒有去參加


但是我媽說要推著我們家弟弟


也一起去聲援我們雙溪口人心目中的大廟石碼宮


我毫不猶豫一口就答應了


我們家弟弟雖然只有十五個月大


但是也相當給面子的在法院氣憤之下把他心愛的奶瓶給當場摔破




這幾天聽了一些事件的最新發展


我才覺得這些布條除了是代表村民長期無聲的怒吼外


更重要的是敬弔某些村領導人已死忠貞的精神


這些已死忠貞的精神不但在短短時間病危意外的死了


還變成了陰魂不散的癘鬼


繼續為害百姓


記得連續劇雍正王朝裡有一句二阿哥是當了四十年的太子


沒錯我們石碼宮前前任的主委也是當了四十多年的主委


從我的印象中知道有石碼宮開始


就是這次報載中石碼宮訴訟召集人的侯海蠣先生擔任主委


一任四十餘年


從報紙的相片中看起來相當硬朗不像是一位年近八十的老人家


還好他還有一身硬朗的身子骨可以再出來擔任召集人


不然這場官司可能會在雷大雨小的形容詞中輕輕的畫下休止符



是我眼花了嗎


我記得這塊道光四年


笨港縣丞劉先贈送的威鎮雙溪匾


威鎮雙溪四個字不是一樣大嗎


現在看起來鎮這個字怎麼往後縮變小了ㄌㄟ


鎮字看起來格外突兀


是面對不一致同心的領導人


連林元帥都快鎮不住了嗎


下面這塊吳大人的玉旨牌


裡面不是有一句


領帝敕命賞善罰惡.....統神人於一體嗎




村子裡什麼東西都跟不上都市


唯一跟的上而且還不錯的應該就是藍綠黨爭和派系分列


就在村民大家義憤填膺的要上法院要回廟產的時後


既然還有人想到的是好不容易鬥下來的前任主委如果出頭


那場面不就都沒有了


還好還有一為前前任主委也跳出來


不然

聽說真的一切都沒有了



因為這些現任的領導人中


既然還有人說可能告不贏我看就這麼算了吧


也還有人阻擋說到法院去不要帶白布條.......



這些字條看在眾神眼中不知如何




將軍我知道您相當氣憤

先不要急著劍拔怒張


現在是民主法治時代


法院的判決還沒有完成


再等等吧







這兩尊關公和太子


是被寄放在石碼宮大殿內有主的流浪神明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


他的主人就是這次被控盜賣廟產中其中一人


也是唯一還住在村子的一個人



















屋頂上的福祿壽三仙老公標


依照慈祥的笑著


但是下面的四爪金龍張牙舞爪聲嘶力竭的嘶吼著


您聽見了嗎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