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去朋友那裏買了一隻小的雙尖沉香


後來再發哥的文裡看到王爺的雙劍是一對相當簡單的劍


長的還真像是雙尖沉香可以表現得於是無聊的把它削成一把劍


後來王爺回來後擺啊擺這把劍就擺到三王的座前


但是對於天秤座的我怎樣都覺得怪怪的


因為不對稱少了一把


後來找了找又找到另外一隻沉香但是就是短了點


所以一直沒有動手去做



畢竟前年為了媽祖們換新衣用檀香趕了一批奏板後就沒有再動手囉


前幾天放假回去


看到書櫃上吊的那一支保存了二十幾年的寶劍


想說就用這把代替吧不要再費時間去削那一支沉香


於是從房間拿到神明廳時刀鞘不小心掉下去


沒想到竟然斷了斷成好幾塊


只好把他的劍找了個座固定上去吧


晚上要去上香時發現劍不見了沒想到他也掉下去變成兩段了






心想一定是我們家池老爺嫌他不好看退貨囉


所以就在上班時把沉香帶過來準備動工也當成今年池老爺的生日禮物


動工這天剛好是蘇拉颱風大駕光臨台灣的日子


也幸好嘉義地區沒有災情所以很快就完成了


於是接下來就做兩個刀架吧


其實沉香和檀香都是相當好的素材


但是特性不同所以做起來感覺不同


檀香相當均質韌性又好只是有時紋理相當亂不好就刀


但是刀子鋒利點就可以解決木質就變得相當Q


而沉香當然均質的價錢相當高而且高油質的地方就像是結晶般硬度高不好就刀


所以我們用的算是粗沉只有少部分的油路大部分的還是木質


但是相當可惜的是當你把它削開後或許裡面連一點油路都沒有


就像是雞血石般雞血只在表層裡廟不一定有雞血在


而且這些油路就像是篆刻的印石上那些討厭的鐵砂丁般


篆刻刀有時挖不掉這些丁但是有時硬碰硬不是刀子受損就是印石整塊崩掉




表皮看起來還不錯味道也很好硬度也夠敲起來的聲音相當清脆


要當把手的地方之前已經被削了一塊所以這個地方要留在最後處理才不會功虧一簣






反正一支又沒有多少錢削了就知道


果然把最精華的地方削掉囉




還好刀尖的部分還保有一些油路


所以刀尖的地方硬度相當好












這個刀架的木料是日據時代的檜木舊料




三王的劍也做了一個刀架因為他的劍長所以只做一層的架


池老爺的架做兩層平均一下


之前黏了太多水鑽在上面感覺不是很好看花錢又沒有效果


所以池老爺的舊簡單點一顆在上面





















最後也幫我們媽祖做了一個扇架


劍雖然沒有相當的精緻


但是卻保證是相當的鋒利


為這做把劍付出了相當痛的代價


所以池老爺就笑納吧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