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們石碼宮常常清理一些東西丟掉或燒掉


但是只要我知道我一定會去撿回來


所以我也撿回來相當多的寶貝回來


這當中最有價值的算是一直出現在文獻中


石碼宮這個道光壬辰年的神桌


原本要一把火給燒了還好我媽看見了


趕緊打電話給我我們趕緊要了回來


沒有被令人喪膽的祝融先生一把火給收走


這個神桌對於雙溪口對於石碼宮算是相當重要的文物


他可以證明雙溪口在清朝時期的舊名是頂雙溪庄


而石碼宮在清朝時和大陸祖廟一樣稱做石馬宮而非石碼宮


日據時代一樣稱作石碼宮直到五十三年現廟重建完才變成石碼宮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至少可以把建廟的年代保守推到道光年之前


當然除了桌子以外和神尊的傢伙兵器外


早期檜木的籤詩架與香櫃和乩童起駕時坐的竹椅子在頭人看來是無價值的廢物


都變成了我的收藏品


後來這個香櫃真的不能再用了


所以就把它拆了可惜的是他是早期接榫的做法


雖然晃動得相當嚴重但是就是拆不了


加上之前廟方整修都用三吋五吋的鐵釘猛釘加強結構


所以要拆時相當不好拆


硬拆下來的後果是木板都裂開了相當可惜


但是這些木料因為是日據時代前的好木料拆完後就整堆放在車庫


為了要做池老爺和吳三爺的刀架所以把這些木料拿出來重新整理過


做些小東西讓他的價值轉變型態精神可以繼續保存下來


所以這幾天都沉浸在檜木的芬多精中上班就是一直削一直做


連文章都懶得PO


連再小的木料都不能讓廢掉


因為台灣光復後台灣就沒有好的木材了


況且這個香櫃在我們大廟內也至少使用了幾十年來源相當乾淨


說道池老爺這把劍為何相當鋒利


又如何讓付出我付出慘痛的代價


那天把一些東西做好倒是砂紙不夠


於是就在值班前趕緊去買砂紙買咖啡


準備值班的時間喝喝咖啡好好用感情磨一下


到了第一站買砂紙


木工砂紙要粗的


老闆從一堆雜亂的櫃子裡奮力地要抽出來


這時我的手剛好湊過去摸一下這砂紙的粗細確定是不是我要的


免的他抽出來要放又不好放


沒想到老闆抽得太用力掛在櫃子上的一支割格(長柄鐮刀)就這麼掉下來


這個情形就像是絕命終決站的劇情般


這刀不偏不移默默地從櫃子上掉下來剛好迴過去我的右手婉上


剛開始不會痛只覺得有點鹹鹹的感覺以為是刮傷了手


想用手去摸一下擦一下


但是當我左手一摸濕濕的


低下頭一看


約5公分大而深傷口像微笑般出現在我的右手婉上


因為刀子鋒利速度又快


所以還沒有什麼血流出來


這時老闆不知道是裝傻還是沒看到


當我告訴他我的手被你的刀子割到了


他才慢慢地去找了一塊OK蹦要給我貼


我跟老闆說傷口都比OK蹦大了你拿那一個OK蹦未免太小吧


於是趕緊抽幾張面紙加壓止血騎車回隊上


身為一個救護人員這點小傷坐救護車太誇張點況且我們的車也出勤中


於是拿了紗布和彈繃把傷口處理一下


就直接請假自己開車去我最喜歡的長庚醫院掛我最喜歡的急診科


總共逢了六針


回來之後手也不怎麼痛


於是繼續趕工把我們王爺的刀架做好


雖然還沒有拆線但是這幾天也做出興趣來所以繼續用這隻受傷的右手


再把那些舊料變些東西出來這樣心裡就平衡多囉


至少這一刀也有一些價值吧


所以說我們王爺颱風天動工的這把刀真的相當鋒利


這幾天大家看我手婉上纏紗布


都問我是不是感情有問題不然手怎麼會.....


我都說和我們王爺感情好用我的手讓他試一下刀.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