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去張老師那裏看安金後的三元帥


也把隨身碟帶過去


把隨身碟裡一些神明的檔案照片和張老師討論一下


也談論到神明的手勢與兵器


當中當然也有 - 拂塵


晚上和會長通電話討論三元帥整修的細節


說著說著也和他分享下午的一些心得


忽然之間就以我們石碼宮的吳府大人做比喻


但是卻忽然想到


吳府大人的手勢和法器


我們自小認為吳府大人的手是持拂塵的認知有些動搖


其實他的手勢現在感覺起來如果把拂塵換成一枝筆


感覺也是相當適合的


畢竟聽父母親那一輩的說


他們小時候吳府大人還有乩童的年代


吳大人每次起乩


手持的不是五寶也不是令旗亦不是香


而是一隻硃砂筆


 一枝沾了硃砂的毛筆來處理所有的事情



雙溪口石碼宮主祀林府元帥


配祀吳府大人和張府刑府兩位王爺


如果到石碼宮去


吳府大人的神尊相當好認


因為約六吋的神尊


疊成一尺多的高度


所以一樣的高度他的頭是石碼宮內最小的


也是神房內唯一沒有鬍鬚的神尊


而且還有一隻招牌的拂塵


而他也是我們從小看到的第一尊手持拂塵的神像



吳府大人從我們小時候接觸石碼宮開始


他就是一尊充滿神話讓我們相當好奇的一尊神


他口耳相傳的傳說和神話是最多的


配合他七省巡按的名號


更是我們崇拜的偶像


就像是台語說得拿拂塵走雲頂


下面這是十幾年前吳府大人持拂塵的右手


未受損未修補前的照片



他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是捏在一起的


也就是大拇指和食指捏的手勢讓我們覺得他如果不是持拂塵


而是改成一枝筆


其實也是相當順的


下面這是十幾年前修補好的時候


因為修補的材料和專業性不足


所以右手的下三指


中無名指小指變得有點水腫有點圓


所以相對地和食拇指間的距離也變短囉




下面這是前幾年拍的照片手的部分有特寫



但是中指無名指小指和手背的部分


因為修補的關係


變厚變圓了


已經走樣了


但是會長也提出一個點


如果當初不是持拂塵


那為什麼要打穿過手心的洞



但是或許食指和大拇指當初也也讓筆穿過的洞


只是因為修補的關係不見囉








聽老一輩的說


吳府大人當初雕塑時


臉的部分是現水影給師父看


所以師傅是看著臉盆的水刻劃出吳府大人的容貌


因此他也從不讓人家修復時動到他的臉


所以幾十年前應該有修復過


也遵守他的交代沒有修復到臉


因此才會變成臉其實是粉色的


但是雙手已經變成黑色的




看起來相當古錐的吳大人


為什麼是古錐


因為傳說他成神時只有五歲


早期還有乩身時


每次辦事時還會出去找小朋友玩


靠著一支硃砂筆


和他所精通的符法來濟世


所以老一輩的都說吳大人的符法很飽




但是當時的師傅能在將近六吋的神尊上面


把雙手表現得這樣傳神真的相當用心




下面這張應該是吳府大人現在流傳下來可以看到最早期的相片


從劍帶上的年代民國壬子年推算


是民國61年




所以不管手勢如何


相片可以證明


至少四十年前


他的法器就是現在看到的拂塵



只能說我們太神經質囉


但是有時候從不同的方向去重新檢視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


有時會有不同的領悟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