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掙扎


等這尊百年重光的林府元帥開光後


是不是要繼續做傻子


把這張道光年間的神桌


也一併整修起來


因為這張桌子上的年代是道光壬辰年


而今年剛好也是壬辰年


所以這個桌子的年齡到今年剛好是三甲子


一百八十年


如果要等到下一次壬辰年


要六十年後


我不知道有沒有那個福氣


六十年後九十八歲還身強體健耳聰目明有這個心思來做


哈哈寫在遺囑內我兒子也不一定會理我


所以年格是剛好一個整數因此相當掙扎


又要繼續當大頭嗎


其實我還好出去上課偶而還有微薄的鐘點費


只是我們會長聽了以後應該會頭暈暈的吧


因為每當要花神明錢的時候


不管是庄廟還是山海遊香或媽祖會的事


他就是唯一的人選


所以每當我興高采烈向他宣布新計劃的時候


他應該都是頭皮發麻頭暈暈的說好吧


 


這張桌子當初保存並不是相當好


所以整修的部分


如果要用原本桌子的舊料


整張照原來的尺寸修復似乎不是相當理想


而且整修後放的地方也是一個問題


所以朝向


用該桌子原本的舊料


只整修前面正面的堵


而桌面的部分只整修前面四分之一的部分


除了是料不足整修後體積大不易存放


最主要的是要把下面這桌面的第一塊框回去


因為這桌面的這個凹槽


是一百八十年來石馬宮的乩童在桌面上辦事


右手掌在桌面上磨出來的凹槽


相當有意義的一塊



依照之前的工法恢復之前的樣貌


再用展示櫃裝起來


讓它當作文物展示而不是一張可以使用的桌子


因為她現在的級數應該是當文物當證據


這幾天去廟內看看好像在光明燈前面的空間相當適合


所以還在掙扎


或許許多人會說找廟方出錢就好


但是說真的實在不願意跟它們溝通


因為他們對於文物的保存沒有興趣


意見又相當多


如果懂得保護就不會淪落到我的手中


這個桌子是之前廟公說要燒的當初也已經拖出去準備行刑了


而當初的這位廟公現已經搖身變成社區協會的理事長


所以要他們出錢來整修又要指責當初的廟公


又得要去向它們報告說明且不一定會准


因為很多頭人並不知道有這張桌子的存在


因此還是自我處理後


再徵求他們同意放在我覺得合適的位置


應該會比較單純


況且自己掏錢整修廟裡的文物又不是第一次了


習慣就好


因為這十多年來自己慢慢整修


現在只剩這張桌子還沒有處理而已


接下來神尊的部分就不是我們說要修就可以修的


但是那天也和張老師看相片時


也隨口跟他說如果一二十年後換我們這水的接廟務


這些神明就是你要修復的客人


所以再等囉


只是這次整修三元帥神尊已經花了一筆錢


所以應該會用緩兵之計


等檜木寶座做好


把這一堆桌子拆下來的舊料全部帶去


因為幫我們座檜木寶座的師傅是木工底的


整修桌子應該是相當適合的


除了正面堵的面板相當完好外


其他有許多部位的料都有蟲蛀和腐敗的情況


需要挑料來拼湊修復


木工部分完成還要去安金彩繪


所以說真的需要一些時間


而這位師傅雖雖然有工作室但是現在白天在雕刻社上班


所以接這個單是算打工只能用晚上的時間所以進度會慢很多


剛好也符合我們慢慢來的要求


所以只要在今年開始動工完工日期就沒有限制


那這樣子一樣是可以在上面刻上歲次壬辰年重修


 


這張桌子沒有精美的雕刻沒有上等的木料


算不上是精品


很多廟宇的文物年代比這個久的都不會當寶


可是在文物流傳下來不多的雙溪口地區


但是他上面刻的石馬宮


刻的道光壬辰年


刻的頂雙溪庄眾弟子立


對我而言相當重要


它的價值在於這宮名地名年代對於雙溪口對於石馬宮的意義


所以他的妥善保存對於這個區域的歷史對於石碼宮的沿革


都是相當重要的文物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