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勞保太難了,那就羞辱羞辱軍公教吧
張哲琛是銓敘部長。談起退休軍公教人員的年終慰問金,他脫口而出:「別見不得人家好。」他說


他失言,他口誤,他把話吞回去。


我認識張哲琛好多好多年了。他還在主計處的時候。老實人。一腦袋都是統計數字。要他掏肝掏肺


講話,不太容易。結果,這麼老實的人,也失言。


這年頭,要不失言,不口誤,真是不容易。沒人敢幫張哲琛講兩句話。沒人敢替軍公教講兩句話。


還是我來說好了。我說:張哲琛對。就是對。這個對,不表示軍公教的待遇福利不能檢討,


現在的檢討方式,就是利用「見不得人家好」的泛眾心態,把軍公教當成「社會病理現象」


先鬥臭,再鬥垮,把軍公教紮成芻偶,把農民悲情化、把勞工悲情化,


讓「醜化」軍公教醜化的理直氣壯。


看看:為什麼有錢人都站在馬英九身邊?為什麼軍公教都支持國民黨?是嗎?真是一群裝腔作勢的


政治動物。雖然歷史時空有了轉變,軍公教,尤其是退休軍公教人員的福利待遇可以檢討,


讓它與日俱進,讓它合情合理。張哲琛哪有口誤?這叫改革?這只是買空賣空的無本生意,


裡頭,是政治,不是財務。是選票,不是鈔票。什麼叫「以公平正義之名,行盡天下之大不義」,


這種只做「政治精算」,從不敢面對「財務精算」的,就是。
真是在乎「勞保」倒不倒,費率怎麼這樣算?替代率怎麼這樣算?討好了勞工,是。


更討好了企業主。現在,勞保年金化了,景氣氣氛差了,突然在乎起勞保了。


怕光談「勞保」談不出情緒,談不出對立,談不出苦大仇深,把軍公教拉進來,當「對照組」,像


照妖鏡,把軍公教都成了貪婪的妖。

當軍人這麼爽,福利這麼多,年輕人失業率這麼高,在野黨怎麼不鼓勵青年從軍?


國防部編大預算募兵為何募不到人?是怕死、怕苦、怕累,還是怕不自由?



當公務員這麼爽、福利這麼多,怎麼不去考考看?



是不想考、不屑考,還是,你根本考不上?


還是,根本覺得公務員言行受限,上八大行業不行,連薪水不夠想兼差都不行?



當教師這麼爽、福利這麼多,怎麼不去好好唸師範?



是考不上?還是覺得當老師太累?責任太重?孩子難教、家長難搞,晚上十點前,手機還關不掉?
軍公教不是封閉系統,別的不一定公平,考試一定公平,


你不考不試,或是根本考不贏人家,


你的弱,是那些比你強的人的錯?


你的委屈要這些比你強的人受辱才能平衡?
軍公教成了一個階級。一個既得利益階級。
要救勞保。一定要。但救勞保就要開源節流,精算財務,不是情緒性引導敵視軍公教。


羞辱軍公教根本救不了勞保。
當年願意領月退,願意存18%的,都是支持政府,表達對國家前途表達信心,


而今卻成了「竊國」之賊。此一時,彼一時,「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莫名其妙。
公元2000年前,經濟好極了。成長率6%,失業率2%,只聽過軍公教羨慕民間高薪,人才流失,


有誰覺得不合理?
任何改革如果用節流或是資源重分配方式進行,結果一定是對抗、衝突和鬥爭。
開源吧,不然,光鬥軍公教,除了政治利益,對這些社會保險沒有任何好處。


怎麼開?從觀光賭場下手,可以讓四大保險成立聯合機制,特許經營,


也可以比照公益彩券,委託經營,但盈餘挹注專法專戶成立的公積金。



  野人獻曝。重點是解決問題的誠意。

 


唐湘龍/專欄作家,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名嘴,現任電台節目主持人,文章固定每周二刊出。


 


試試看!用觀光賭場救四大保險!Yahoo!奇摩 –  2012年10月23 下午8:22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