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香火緣


零零散散的記錄了一大堆這段時間的一些心得


這半年來一直在進行林府三元帥的修復事宜


終於在前幾天舉行過開光儀式後


就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開光後


人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


神的工作與職責也正式宣告開始


總也要把這段時間的心路歷程做個總結


從一開始看到資料接著找到神


總覺得一路下來似乎是冥冥之中已經安排好的一樣


因為真的太順了


順到自己也很懷疑


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所以心中也一直出現很多很多的疑問


因此必須自己小心的一點一滴去拼湊這一百年前


曾經存在但被遺忘的歷史


當然在開光儀式前一刻


如果發現有嚴重錯誤我們還是會馬上踩剎車行下來


那這尊神明就會成為我所收藏的第一尊藝術品



畢竟要粧一尊神相當容易


但是要讓他享百年香火相當不易


如今開光完成了


他變成我們所認定


原大槺榔西堡下雙溪庄二O二番地


順安宮的林府三元帥


所謂拜神不疑


  疑神不拜


既然開光前後我們兩家都相繼發爐


讓神事和人事間多了一份神祕與靈異


這一份所謂的神秘與靈異應該就是所謂的靈吧


我和會長稱作感覺吧


這感覺才是讓我們信得下去的動力


有了這感覺後那開光完這尊元帥就真的是所謂有靈的神


這段期間陸續寫著百年香火緣的故事來記錄


與其說是述說著


一尊百餘年的老神像


一座消失近百年的老廟


一段曾經存在但已被遺忘的信仰與歷史


靠著現代化網路科技找到回家的路


重新回到這些他曾經庇佑過的後代子孫的生活中


倒不如說是回溯溫習一段


曾經和我們雙溪口和林府元帥息息相關的地方歷史與信仰



很多人都說


廟都不見了修復這尊神像有何用怎麼拜得下去


其實修復開光這尊林府元帥


對於我們而言其歷史上的意義


絕對大過於宗教上的意義


把它當作歷史而非宗教來處理


這是我們一開始到目前為止一個相當重要的信念


他的出現讓我們聚落的信仰更加完整


填補了地方文化和信仰中一個相當重要的缺口


我們堅信補了這一段我們聚落的信仰會更加精采完整



很多朋友也常問到當初認定是或不是的問題


我想在三支香的世界中


相當重視一個緣字


很多問題如果找不到一個合理有科學根據的答案


總會用一個緣字來詮釋


一個緣字


可以概括很多宗教上無法解釋的答案


就像是很多廟方編篡沿革時常用的王船


一條王船可以載來很多尊神或很多神話一般


因此這一開始也總歸一句有緣吧


在三支香的世界中


很多事情的認定也都相當強調和尊重所謂的自由心證


在與神與靈溝通有很多方法


擲筊應該是最原始最直接也最接近神意的方式


因此我和會長用最原始的擲筊方式


把這尊神像請到石碼宮大殿之上


連續的七個聖杯形成我們認定的心證


當然張老師在修復前和修復中對神像所斷定的


神像年代到不到位


雕刻工法符不符合


對我們則是相當重要的佐證



很多朋友問到開光完他接下來的去處和定位


說真的這方面我們也還在思考


目前就先寄殿在石碼宮內等過些時候有感覺了再說吧


但如果我是廟方的頭人


我們會讓這一尊回歸石馬宮內


不只這一尊而是只要有年代的林府元帥如果發生同樣的問題都會讓他回歸石碼宮內


畢竟侯劉同宗的林府元帥信仰只有在朴子溪流域一代


北門三寮灣雖然有有同宗同源的侯劉同宗


但是它們的劉侯宗祠奉祀的是齊天大聖和侯府千歲與田都元帥


並非劉侯同宗的祖上大恩人林府元帥


所以在台灣林府元帥只剩這一個區域


這個區域中目前知道的上百年的林府元帥無論在公廟或民宅屈指可數


在屈指可數之外數量應該不多


而且應該是信眾自行雕奉的


所以有恭奉這林府元帥的在地緣上在血脈上


絕對和雙溪口和石碼宮


或周圍依樣奉祀林府元帥的廟宇有相當深厚的因緣在


所以只要有出現上百年的林府元帥應該都收




舊雙溪口庄地區目前有兩座石碼宮一樣恭奉林府元帥


常常造成混淆也常常有人會問怎麼分


最近這兩座同性質的庄頭廟


角力似乎越來越嚴重


其實庄頭廟是一個庄頭的信仰


一個庄頭的歷史文化所在


這種年營收沒有百萬的庄頭廟


不像現在檯面上許多腦雙胞爭正統的大廟一樣


有龐大的利益與響亮的知名度


實在不應該也沒有本錢再去分裂鬧雙包消耗現有僅存的資源



因此和會長研究將來出版的沿革


會以開基石碼宮來稱呼雙溪口石碼宮


而下寮石碼宮我們則會稱作新石碼宮


至於溪墘厝德龍宮的林府元帥


其來龍去脈以傳說的部分居多


所以我們會引用依樸仔腳公學校的紀載


定調為咸豐年間自雙溪口石碼宮分靈


畢竟這不是口耳相傳的傳說


而是目前最早也唯一有文字記載的一份文獻資料中註明的



雙溪口地區據史冊紀載


自康熙年間福建南安侯姓先民來台開墾至今約三百年


林府元帥的信仰隨著當初的先民來台在此奠基


因此台灣的林府元帥信仰始於雙溪口始於石碼宮


而現雙溪口下寮地區的居民


則是於日據時期嘉南大圳建造前後時期因水患


自舊下雙溪地區搬遷過來的


於日明治時期下寮地區唯一的廟宇


是練王宮的練府王爺而非石碼宮



下寮居民於大正年間自雙溪口石碼宮分靈林府二元帥奉祀


改稱石碼宮於八七水災後遷居現址


但是現在官方版的資料則上推至明朝永寧年間


自大陸奉林府元帥來下寮溪邊開基


這一段眾所皆知水患遷村分靈合祀的歷史就這麼不見了


最近至大陸石碼宮祖廟進香重新迎奉新的鎮殿林府元帥


重新取的新的香火新的分靈關係


因此撇開它們不願承認的正史


但是依據民國百年後新建立的香火關係


我們將之稱作新石碼宮應該相當合情理



再說


雙溪口石碼宮道光年間稱作頂雙溪庄石馬宮


和康熙年間迎奉林府元帥來台時的大陸祖廟一樣稱之為石馬宮


何時改稱雙溪口何時改稱石碼宮還要再研究


但是石馬宮改為石碼宮


應該是日據時期的事情


所以下寮石碼宮宮名會一樣稱作石碼宮用的是碼字


絕對一樣是日據時期的事情


而且肯定是雙溪口先從石馬宮改成石碼宮後


下寮地區才會有出現一模一樣的石碼宮


因為用的是更改後的碼字


講了這麼多古


最主要說的是


雙溪口石碼宮三百年來崇祀林府元帥


身為台灣最早的唯一祖廟


對於為數不多有失落在外的林府元帥


應改以祖廟發祥地的心態給予請回合祀



要補充的是


很多人如果留心看會發現


我的文章中如果有提到雙溪口的兩座石碼宮時


總是會不厭其煩地把兩間廟的來龍去脈再做一次比較


有人覺得我好像一直在打壓下寮的石碼宮


說真的我們沒有能力去打壓誰


兩間廟誰比較久比較早或比較大


對我沒有任何影響也沒有任何好處


因為她只是我生長故鄉的一個信仰和傳承


再說雖然身為雙溪口人


但是村里頭的人說真的我們認識的沒有幾個


我們也沒有派系黨派之分


對於廟務應該是要超脫地方派系與藍綠之爭


所以只要是對的我們也不怕去得罪人


也沒有特意去挺哪間廟


其實我們要捍衛的是地方的歷史與村莊的信仰


不希望在有心的操作下去更該歷史


更不願意看到我們的下一代


所接觸到的地方信仰和地方歷史是經過刻意變造的


庄頭廟隨著村莊人口的外移


就像是樸仔腳公學校資料開頭寫道的


信仰逐漸薄弱中


傳統庄頭廟宇的功能性和信眾的向心力逐漸消失中


更甭論這枯燥無味的歷史緣由有誰會去關心


還好出了我們幾個傻蛋這枯燥無味也沒有任何利益的歷史


當成了興趣



這十多年來很多史料很多想法很多文物


也都如雨後春筍般接踵而來


最近隨著這林府三元帥的歸來


這興趣竟也昇華成為使命了


所以當歷史找向我們我們還是把他承接起來


這段時間


我們也曾思考過這尊林府元帥


他出現的時間點適不適當的問題


我和會長覺得或許慢個二十年


等我們有機會在村庄世代交替後


再出現


那他歸公入祀石碼宮就變得相當簡單


但是後來想想如果真的等到那個時候出現


直接歸公入祀石碼宮


那他是以倒宮的主神


以被收容的姿態入祀石碼宮


是不是很沒有面子


如果他今天重光後


先辛苦點努力些好好發揮


二十年的時間自己打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風風光光帶著聲望和資源同祀石碼宮內


讓石碼宮因為他的加入而倍增光彩得到更多資源而鼎盛


雙面光是不是更好



最後分享一小段已經遺忘了十多年前發生的小故事


這個故事前不久跟會長時聊天時又重新回到我們的記憶中


和這次百年香火緣的主角林府三元帥還算扯得上邊


十多年前我們也經歷了一大段有辦事的時間


說辦事也沒有辦什麼大事


只是一好朋友閒來無事扶扶手轎


活動活動筋骨的正當休閒娛樂


從神人之見的互動相互了解認識


我知道他們的行事風格.個性與處事方法


它們也了解我們的能力與想法


從這個正當休閒活動中培養所謂神人之間的默契


幾年的時間下來


雖然已經好幾年沒有類似的活動了


但是神人之間就靠著這段時間培養的默契


很多事不必問頂多擲個筊就可以圓滿完成


或說某天夜晚我們三五好友


正在扶著手轎


當時降駕的是我們興大媽



整個手轎相當輕柔相當和緩的寫著字


有時輕柔到感覺怎麼沒有在動了


該不會是無聲無息地退駕了吧


忽然之間


整個手轎騰空而起衝到了頭頂上


那畫面感覺像是手轎拖著兩個人一直要往上飛


只見正副籤雙手一直往上撐


腳拼命墊腳尖


像是在跳天鵝湖般美妙


整個手轎就是在天上遊走


感覺當下就是整個不對勁


溫和的媽祖怎麼會突然翻臉變了個樣


該不會是閒來無事的一群人玩到出問題來了不好的東西吧


這時志明兄趕緊問說是何方神聖降臨


這時手轎繼續奮力在半空中跳著


又問了一次


這下手轎拼命地猛敲桌子


每敲一下桌子就會前後左右的移動個三五吋


這時兩個人就四肢並用的撐住桌子


這時的志明兄趕緊又問了一次聖號也請他輕駕一點


這時舞動的動作雖然沒有那麼大


但是每敲一下那個力道還是把厚重的轎桌震的四處移動


還是要兩個人扶住桌子


這時手轎在轎桌上奮力緩慢的寫出


石碼宮林府元帥


看到石碼宮又看到林府時心裡踏實多了


至少是村內大廟的神尊來下駕


但是當我們問起是哪位林府元帥時


他寫出來的卻讓我們震驚


因為他寫道石碼宮林府三元帥



三元帥


看到這個三字當下還真的是愣住了


這不是傳說中石碼宮的鎮殿三元帥嗎


聽老一輩的講古時說道


雙溪口石碼宮鼎盛時期幾乎每尊神都有專屬的乩童


但是隨著時間的河流慢慢移動


對於年近不惑之年的我們這輩而言


從小看到大的應該就只有兩位乩童


那就是大元帥和二元帥現任的兩位


三元帥只聽說過但是沒有見過


老一輩的說早期最怕的就是三元帥起駕


因為他一起來所有的人都要退避三舍


因為他喜歡先打一段拳


這段拳打完後廟方就會折損一張八仙桌


打完拳還得要先來上三杯百沸水


豪飲完這三杯滾水後還得要把杯子咬碎吞下去後


才會開始辦事



小時候也常聽老一輩的說


鎮殿三元帥


現在在上面任職


也有說他在上面鎮守南天門


但是聽到這話我當初心裡的OS是


神都在上面那鎮殿誰鎮不就沒神了


因此這次突然來的是傳說中的三元帥還真是新鮮


志明兄也問說那三元帥今日來降駕所謂何事


他老人家說


他今日剛好輪值下來巡視


看見村莊裡有人家在扶轎問事就降駕來看看


接下來就問到幾年沒有回來


為何許多營頭都改變的位置....


這下來巡視和幾年沒回來的語法和老一輩的說法還有點吻合


後來有人說到


最近村內相當不和諧


三元帥難得回來要不要處理一下


這時元帥說他尚未回宮等一下回宮後


會詢問大哥和二哥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


最後寫道有一天他會回來處理


這時準備下馬退駕忽然又有人問


那什麼時候回來


三元帥聽了一下寫了個日期後就下馬去了


隔天把這事轉告廟方頭人


沒想到相當兩極化


一邊的人說又不是沒公館又不是沒乩身為什麼跑到民宅去交代事情


一邊期待在大元帥二元帥之外出現第三種聲音的人就說三元帥回來了真好


而他們不忌諱是在民宅交代


是因為他們覺得


我們是在問家裡的媽祖不是在觀大廟的神明


而三元帥回來巡視


在他的境內有人興駕辦事他來看看很正常


最後一點就是那是在我們進香第二年之後發生的


第二年給了他們信心


第二年我們進香前幾天都下著豪大雨


就在進香當天的前一晚凌晨一點多雨還沒有停的跡象


就像是用倒的我家庭院還用抽水機抽著水


雖然媽祖之前交代一切放心他會處理


但是這雨怎麼讓人放得下心


前一晚很多頭人來泡茶


都用看笑話的心態說趕緊去準備雨衣大陽傘....


但是眼看著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出發去進香了這雨不停怎麼辦


沒想到隔天六點多雨停了


七點多太陽出來了


一直到當晚宴客完這讓人心情不好的豪大雨


又霹靂啪啦的倒下來


整個進香活動剛好閃過大雨順利完成


這點倒讓這些頭人嘖嘖稱奇


所以經由這點也讓它們信服而通知大家出來泡茶



幾天後三元帥交代的時間到了


廟方很多頭人也都陸續來廟內集結


人數比我想像的還多很多


這時他們點香團拜


呼請林府三元帥回來主持正義


出個旨把另一派的人都捉走


捉幾個掉看他們還敢不敢亂來


聽到他們這樣說頭上頓時一隊烏鴉飛過


結果


當然是一堆人泡完茶後就散人了


當時雖然覺得心中五味雜陳


但是後來想想也覺得三元帥充滿智慧


他當時說會回來處理


但是他又沒有說要起駕來處理


再來當時是民國九十幾年不是民國九年


它們還渴望著會有乩童自己採來廟內或有人忽然起來


問題是當時公乩兩位剛好兩派人馬各擁各的乩童


兩位誰來都不是


如果隨便找一個人起來又會被批這廟沒有制度了


況且在團拜呼請時的說法


真的像他們說的回來處理掉幾個人


那三元帥一出現就陷入黨派之爭了變成另一派的打手


所以選擇讓它們泡茶後回去睡覺應該是睿智的作法


記得第一次請這尊林府元帥去石馬宮擲筊時當


當我們擲出確定是林府元帥時


接著又確定是幾元帥時


當三元帥的選項穩穩的出現的三個聖杯


那個感覺相當奇妙


畢竟目前為止


除了傳說中溪厝那尊可能是三元帥或大元帥外


還沒有聽說三元帥有分靈的副尊出現


包括廟方二十幾年前雕的副尊


有大元帥二元帥吳府大人張府千歲邢府千歲


連薛元帥都被誤刻成四元帥出現


唯獨三元帥沒有雕奉副尊


所以這次是三元帥我們也相當驚訝


現在一切都圓滿了


其緣由也大致清楚神尊重修完也開光了


接下來就看順安宮林府三元帥可否再創神明生涯的另一個高峰


讓我們拭目以待也祝福他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