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上班途中


看見村內下寮石碼宮前方一根電線桿上面


掛了一大片紅紙


原本以為是年底到了是結婚的旺季


應該是哪一家在辦喜宴掛的紅榜吧


不以為意地開過去


沒想到不經意的匆匆一撇


發現上面寫的不是某府跟某府的喜宴


趕緊倒車回來看


覺得有些訝異


上方的紅紙上寫的是


會社三王壇新遷雙溪口下寮


下方的紅榜是去年在會社三王壇熱鬧時的感謝牌


所以說有可能是會社的三王壇結束營業


新遷到雙溪口下寮來重新營業


或是下寮有人去會社分靈三王回來設壇


一樣稱作會社三王壇


但是心中的直覺告訴我應該是


會社那邊結束營業整個會社三王壇遷移到雙溪口下寮來


因為新遷的這個地方就是現任會社三王壇乩身的自家


看到這則告示心中五味雜陳


先說明一下時空背景


會社是早期糖廠的舊稱


很多老一輩的還是習慣稱糖廠為會社


所以這裡指的會社是現在的蒜頭糖廠


蒜頭糖廠內有一座小有知名度以辦事聞名的私人神壇叫做三王壇


每年九月十五日三王聖誕時辦桌桌數都有四五十桌之譜


可見多年來辦事頗具績效有群不小的固定的信眾



那該三王壇的三王緣由為何


就我所知我會分成兩個時期


其實在會社開基開壇辦事的三王


就是現在雙溪口福天宮的開基三王



福天宮的開基三王是現址侯家當初祖先於道光年間自大陸迎請來台的一尊祖佛


日據時期皇民化運動時曾收藏起來光復後再請出來整理


入南鯤鯓的香火重新恭奉


福天宮早期還沒建廟時前身是福天壇


該三王神尊就是恭奉在現在蒜頭糖廠三王壇中


後來因故拆夥三王由當時的管理人恭請回雙溪口建廟


所以當初會社開基辦事的三王已經被請回雙溪口福天宮


會社三王壇則新雕一尊三王在原址繼續辦事


辦事的桌頭和乩童還是原班人馬


後來桌頭過往後有人接替但是乩童還是一樣


所以現在的三王壇說到底算是福天宮的體系還是新建立的體系


則是見仁見智




說道當時早期會社三王還沒有被管理人請回雙溪口福天宮時


三王管理人是雙溪口石馬宮的頭人


乩身是雙溪口石碼宮的開基二元帥的學生


是雙溪口庄的公乩


桌頭是雙溪口石碼宮廟產的管理人


也就是這次和蕭代書串通盜賣廟產的那五個人的父親


當然在村外在會社要和三王如何配合那是發生在村外的事


問題是現在又因故拆夥


整個三王壇搬遷到雙溪口下寮乩身的家中


繼續以三王的角色開壇辦事


入村後我就相當不以為然


雙溪口石碼宮林府二元帥又當如何自處


在雙溪口內到底算是大廟公乩或三王壇私乩


前幾年乩身身體狀況不好


全村的人在石碼宮廟方廣撥號召之下準備了湯圓到廟前廣場


求天公替他添福添壽


或許是大眾的力量感動天


亦或者是醫藥發達在那次祈福後身體好轉起來了


才能繼續為石碼宮服務當然也為三王服務


雖然早期石碼宮鼎盛時期每一尊元帥和王爺都各自有乩身


但時過境遷雙溪口庄目前依傳統標準程序產生的大廟的公乩


就大元帥和二元帥兩位


尤其是二元帥這位乩身是全村最資深的乩童


乩童年資至少從一甲子起跳


雙溪口大廟一般遇重大事件或節慶會在廟方辦公事


其餘信眾有私事請教


一般都是恭請開基大元帥或二元帥至家中


再和乩身桌頭約時間在家中開壇處理


雖然雙溪口地區宮壇固定濟世日開壇問事的三王壇不是第一座


但是以另一個角度來看


真的不為名與利純粹為村民服務的應該是只有雙溪口石碼宮的乩身


因為他是雙溪口大廟是公廟是庄廟是境主是莊主


會央請的都是他的信眾


今天三王壇遷移至雙溪口下寮


在村莊內一人分飾兩角


真的是不太適當的事



而且有趣的是下寮地區的人對於自己角頭出身的乩身


而且新石碼宮供奉的又是林府二元帥


目前來說是不採用用不下去的


所以現在除了觀手轎之外(好像也觀不起來)


上次大陸進香回來也有自己的新乩身出現(沒有坐禁)


今天新的三王壇就在新石碼宮前百步之遙


前來問事的人都非村內的人大部分是外客


聽說前幾天開始辦事掛了四十多號的人


或許興外境吧


但也是給下寮地區打了一記耳光


近廟欺神雖不用但我老神還是在在還是有舞台的


其實依整個脈絡看來會辦事的是乩身不是三王


因為換了神換的地點效果依舊


這個壇從雙溪口出發繞了一圈又回到發祥地雙溪口


雖然不是回到三王的發祥地福天宮而是乩身的家


但是還是回來了


這個轉變是開始或是結束


我想時間會給我答案



 


 


 


 


 

阿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